帅气的褶子…

不仅凯千er还带小天使一起玩儿🙃

【折真】月舞云袖


第一次写折真文,别的圈儿也是个小透明。

你们好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分段🙃如果这次还不对真的就挺尴尬的🙃求助啊这里pe端

原著前两天刚补过,有bug也不能避免。大概是个小段子,速打,文笔什么的不管了。今天的折真也请务必一甜到底~

全文3000+

理解中的折真,所以(划重点,敲黑板!!)

ooc是我的,

bug是我的,

折真是对方的。

勿上升!!

BGM-月舞云袖

——————————————————
月色如水,疏星几点,十里桃林一片安宁,唯有桃花朵朵香气幽幽。折颜斜斜倚在一棵老桃树上,双眼微阂,面上却是微有几丝红晕。轻摇手中刚取出的桃花醉,听着醇香酒液在小小瓷罐中晃荡的清脆声,折颜猛地一抬手,微微张嘴,酒液飞快地从瓶中流下,折颜张嘴喝着,满口桃香馥郁,几缕桃花醉却甚是不听话,从嘴角滑落,流入水红色的衣衫,湿了几片浅纱,微露几分凄凉之意。
说来,这十里桃林上次像今天这般寂寞,也是好几万年前白真同折颜闹脾气,自顾自的将自己的起居用品收拾整理好,挑个小包袱就回北荒那个多年无人,已积下了厚厚一层的上神府邸去了,折颜费了好些个功夫,又是撒娇,又是贿赂的,才将他的心头宝白家老四带回了这十里桃林。
而今个儿,那位本该在桃林与他一起寻欢作乐的白真上神,却是一声招呼也不打,兀 地不见了人影。起初,他还以为真真是在同他玩闹,悄悄藏起来让他找不到。连连喊了几句,也不见人答应,折颜有些急了,将这偌大的十里桃林翻了个底儿朝天,也不见小狐狸跳出来同自己嬉笑几句。意识到白真不见了的折颜慌了神,细细想来,这几日他与白真好好的,也没闹什么矛盾,顶多是晚上要他要的狠了些,他的小狐狸倒也不至于为此同他置气…吧?
这些年,白真受他宠着,平日里面皮薄了许多,却总无意识地像小时候那般同他撒娇,露出一分娇憨之态,这位年轻的上神,倒是越活越年轻了,为此事与他闹别捏,也似乎不是绝无可能。
折真匆匆腾云,很快到了那青丘狐狸洞,进了洞却看见了许多人,定睛一看,原来是白浅凤九姑侄各自领了自家夫君孩子,来着狐狸洞看望长辈了,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一片其乐融融之态,倒是也没看见白真。他刚想开口询问,却见着这些人都定定地望着他,特别是团子、白滚滚两个小家伙,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有些奇怪。折颜略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那方团子就猛地扑了上来,嘴里喊着“折颜!折颜!”却也说不上个什么来,滚滚到底是沉稳些,没有像团子一样扑上来,却也乖乖唤了声“折颜上神。”
折颜胡乱嗯了几声,算是应了。顶着东华他们玩味儿的眼神,正了正神色,淡定地开口:“折颜突然来访冒犯了,本次来是找狐帝有事相谈,打扰各位了。白止眯了眯眼,像是思考他今日为何突然如此正经,看着他依旧淡定严肃的脸上,终是怕有什么大事,跟着他出了狐狸洞。
洞外,白止脸色古怪的很,望着折颜,刚想开口,却被折颜急急打断:“真真可在你这儿?”老狐狸一听,一脸了然,这老凤凰怕是不想在东华这个老家伙前丢了脸面:“你说白真啊,他整日与你厮混在十里桃林,他去了哪儿你不是应该比我这个当爹的更清楚吗?”
折颜微微一蹙眉:“他不在这儿?” “不在,老四不见了?”折颜看看眼前老狐狸突然有些紧张的脸色,也不像是在骗他,轻轻抬手揉了揉有些涨疼的太阳穴:“是,你且无需紧张,我定会寻得他。”说完便摆摆手,一副不想在多语的样子。白止见此,也没什么办法,只得先回了洞内。

“折颜。”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声响,折颜心下一惊,回头一看却是白浅白凤九姑侄二人。想必是他刚刚心系于白真下落,没发现她俩。“折颜,四哥或是回了他北荒府邸?”白浅唇畔笑意盈盈,对他建议道。“对呀对呀,小叔应该是去了那处,小叔父可去那找过?”凤九也笑眯眯地对着他。折颜望着面前这四海八荒第一、第二绝色的两张笑脸,却甚是头疼:“尚未,你俩听了多久了?”

“哎呀折颜,你可就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去找四哥吧,耽误久了,四哥该恼了。”白浅打个哈哈,配上一旁凤九诚挚地一番点头,折颜也不与她们计较太多,腾了云就往北荒赶。

眼见折颜的身影渐渐远了,白浅掏出当初凤九下凡时姑侄两人通信写的信封,缓缓写下:四哥,折颜已启程去北荒。不错,那另一个正是在白真那儿。
此刻,正在洗梧宫内焦急地踱步等待的白真上神,突然感到胸口一热,赶紧将信封掏出来一瞧,喜悦神色迅速浮现在那张清秀英挺的俊脸上。他匆匆腾了云,飞似的回了那十里桃林。

再说折真,在白真北荒的府邸那儿疯了似的找了几轮,仍是不见白家老四的身影,有些心灰意冷地启了回程,到了十里桃林不死心地又喊了几声,仍是没人应,这才有了先前独自买醉的情形。

桃花醉的香气溢满整个桃林,树下的空罐子也是越来越多,折颜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轻笑道:“连酒量也大不如前,真真弃了我,也是应该的吧。”话音刚落,却闻一阵飘渺仙乐自湖边传来。折颜辨认几遍,确认不是他的幻觉,这才跌跌撞撞地下了树,继续跌跌撞撞地走向湖边。到了湖畔,站住脚跟,折颜才看清湖面上稳稳地站了一个人,月光柔柔地拂在他身上,更衬的那张脸绝色无双。那人平日里素爱穿的嫩绿衣裳此刻却被同他一般的水粉色代替,折颜痴痴地出声:“真…真真?”声音里的不确定与沙哑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湖中央的人面上一红,一双狭长而又含情的眼睛羞涩地瞟了他一眼,却未曾答他的话,而是开始轻轻唱到:“
松墨初上
笔落纸签若雪我写满了一袭香 小篆字两行 “成双花前影 月下恰正逢西厢” 你笑说我落笔匆忙 双字如人对望 分立两厢 却话夜凉 书翻到下一章 题“花摇印月影 春风剪菱窗” 今夜天心月圆 更须一壶煮酒青梅琥珀光 熏风满帘渡玉兰香 耳畔你轻声唱 把酒临风 醉又何妨……”
随着俊秀青年口中一句一句歌词的浅唱,他竟开始轻轻随着歌声起舞,伴着月光挥起云袖,成一幅月下美人图,令折颜痴痴站在池边,呆呆地望着白真,尤其是他家真真脸上那一抹的潮红更令折颜欲罢不能,他家真真可真是可爱的紧。仙气逼人的白家四子,青丘北荒的君主,此刻为他自愿软了身姿,做吟歌起舞这般事,这个认知让折颜几乎发疯,只能继续死死地盯着白真,目光从白真的眉骨滑过,到高挺的鼻梁,蜿蜒向清晰的锁骨,最后隐没在粉色衣衫下的白嫩胸膛……
白真自然感受到折颜那火热的目光,脸上更是一红,心底暗地骂白浅出的什么馊主意,都快羞死他了,说什么会让折颜开心,这下可好,折颜今晚开心了,自己可惨了……就算心里活动如此丰富,白真还是坚持跳完了整段舞。一曲舞毕,见折颜仍是盯着他没什么反应,白真心底又悄悄骂了句,只得自己一跃,施施然落在折颜面前,不想折颜确稳稳将他接住,牢牢抱入怀里,一手圈住他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后脑,狠狠地亲了上来。唇齿相依的时光着实令人陶醉,折颜伸出舌头,轻轻舔舐过白真的齿列,逼着他张开了嘴,舌头趁机而入,攻城略地,勾着那截可爱的小舌与它嬉笑缠绵。白真也渐渐入了迷,双手环上折颜后颈……
一吻毕,折颜轻轻松开白真那水光潋滟的薄唇,却牵出缕缕暧昧的银丝。折颜忍不住开口:“真真,你……”白真却伸出一根指节分明的白嫩手指抵住他的唇,微微垂眸像是在思考什么一番后,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他的双眼。折颜望向面前人盛满星辰的水眸,看见里面的自己,有些恍惚,却听耳畔传来白真认真的声音:

“云袖舞月光 何作沉璧湖心晃 暗来水殿凉 一一并举风荷香 南燕总北往 无论去何方 我一直陪在你身旁 唱不尽春光 为何偏去唱 离伤 醉卧雕龙舫 明朝千里别今夜你还在身旁 想说不能忘 却道“何以解忧还需玉琼浆” 清风徐来秋千荡 酣梦恰此时光 掬水碎月 只贪微凉 切莫悲离伤 折柳送别换做今宵痛饮一场 夜还那么长 露华正浓只为你笼一袖月光 何日再见也不思量 只想对你清唱 红线绕指 莫失莫忘 云袖舞月光 何作沉璧湖心晃 暗来水殿凉 一一并举风荷香 南燕总北往 无论去何方 我一直陪在你身旁 唱不尽春光 为何偏去唱 离伤 早知心会伤 一别何必怨 洛阳 云袖舞月光 何作沉璧湖心晃 暗来水殿凉 一一并举风荷香 南燕总北往 无论去何方 我会等在这个地方 有你的方向 风吹的方向 遥望……

折颜,我送你的这个生辰礼,你可满意?”
折颜微微失笑:“满意,满意极了。辛苦真真了,还费心为我这老凤凰准备生日礼物。”说不感动是假的,自他诞生以来,万年的时光倏忽而过,连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的生辰,不想这小狐狸不仅记着,还给他这么一份大礼,思至此,折颜望向面前一脸期待的人儿,正色道:“真真,我爱你。”

小狐狸咻地红了脸颊,半晌后才扭扭捏捏地说了一句:“我也爱你。”

折颜轻笑,打算逗逗面前可爱的人:“真真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唔…”

“嗯?说了什么?”

“我也爱你!”

云袖舞月光 何作沉璧湖心晃 暗来水殿凉 一一并举风荷香 南燕总北往 无论去何方 我一直陪在你身旁 唱不尽春光 为何偏去唱 离伤 早知心会伤 一别何必怨 洛阳 云袖舞月光 何作沉璧湖心晃 暗来水殿凉 一一并举风荷香 南燕总北往 无论去何方 我会等在这个地方 有你的方向 风吹的方向 遥望

————————

欢迎捉虫~

希望大家都能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

嘿嘿嘿